<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被混凝土掩埋的巴黎傳奇河流有望恢復

    2021.02.04
    被混凝土掩埋的巴黎傳奇河流有望恢復比耶夫爾河蜿蜒流過巴黎郊外的馬恩山谷。
    攝影:MICHAEL LUMBROSO, REA/REDUX, REDUX

    撰文: MARY WINSTON NICKLIN

      我所在的巴黎左岸社區,曾有一條河流蜿蜒穿過,那就是比耶夫爾河。從南部的城市邊界開始,也就是現在13區的凱勒曼公園,涓涓流水為沿途的工廠和制革廠提供水源,直到與5區的塞納河匯合。但到了20世紀初,比耶夫爾河已經變得臭氣熏天,污染嚴重,后來被掩埋在地下,河水改道進入下水道。
     
      對于每年來巴黎的數百萬游客來說,比耶夫爾河(唯一流經巴黎的支流)并不是那么耳熟能詳,與代表著浪漫和夢想的塞納河相比要遜色很多。但是,深情的巴黎人長久以來一直懷揣著一個夢想,那就是復活這條有著神話意義的河流。

    被混凝土掩埋的巴黎傳奇河流有望恢復
    比耶夫爾河從13區流過,著名攝影師Eugène Atget在1898年左右拍下了這張照片。
    攝影:EUGÈNE ATGET
     
      如今,這個夢想即將實現。近年來,上游郊區的部分河段已經重新開放,巴黎市長辦公室最近啟動了一項可行性研究,調查巴黎未掩埋的河段。如同馬德里和首爾的國際河流修復項目一樣,比耶夫爾河的復興反映了城市規劃和城市生活方式的綠色轉變,為2024年夏季奧運會奠定了基礎。
     
      “在我們面臨氣候危機、熱浪加劇以及生物多樣性的威脅之時,這個項目有了新的動力,”負責監督巴黎生態轉型、氣候計劃、水和能源事務的副市長Dan Lert解釋說。“我們不能再繼續過去的城市發展方式……居民們希望我們的城市能適應環境挑戰。”
     
    河流的變遷
     
      比耶夫爾河源于巴黎西南約35公里處的基揚古爾(Guyancourt),這條遍布卵石的溪流蜿蜒穿過四個不同的地方,流入森林環繞的池塘,為凡爾賽宮的噴泉提供水源。從那里開始,河水為一系列郊區城市補水和降溫,然后流入塞納河。
     
      這條河有20公里暴露在外;1912年,巴黎最后的露天河段被完全掩埋,Gentilly這樣的郊區在20世紀50年代開始將河流封死。人行道上的一系列標志表明了河流在巴黎的古老流向,但其他痕跡并不那么明顯:隨河床起伏的街道、街道的名稱總是會讓人想起那些已經拆除的工廠(如Moulin des Prés)、可通向河邊的秘密地窖門,以及L’Escurial電影院,從影院放映室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自比耶夫爾河消失后未曾改變的制革廠。
     
      正如《巴黎比耶夫爾河尋蹤》(Sur les Traces de la Bièvre Parisienne)一書中描述的那樣,這條河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在新石器時代(公元前5000年),比耶夫爾河還在如今塞納河的河床上流淌,而塞納河則在貝爾維爾和蒙馬特的山丘下蜿蜒。后來爆發的洪水使得塞納河侵占了比耶夫爾河的河道,也偷走了比耶夫爾河在全球的知名度。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又進一步改變了這條河流。早期的修道士將其用于農業灌溉,隨后出現了中世紀的磨坊主、制革工,他們建造池塘來浸泡動物皮,還有切冰工從Glacière的池塘中切割冰塊供給整座城市。
     
      在這片骯臟而勤勞的土地上,水源的競爭很快就導致了各個團體之間的沖突:染匠與洗衣女工,制革工人與屠夫。1376年,議會曾下令讓屠夫將動物內臟傾倒在比耶夫爾河中,而不是玷污塞納河。盡管后來又出臺了一些政府法令,但還是無法阻止垃圾流入比耶夫爾河,這條河變成了一個充斥著疾病的臭水溝。
     
    水中的物質
     
      多年來,我一直在收集關于比耶夫爾河的傳說,有些傳說非常晦澀難懂。比如仙女Gentilia的故事,為了躲避緊追不舍的特洛伊士兵,女神Diana將其變成了河流。還有一條龍,一直威脅著這片土地,直到四世紀馬塞爾主教將這頭怪獸放逐到比耶夫爾河。
     
      據說還有另一種生物住在辛格島(île aux Singes)上;比耶夫爾河的兩條支流庇護著 “猴島"。在這里,工人們縱情享樂,而雜耍者則讓猴子自由漫步。這里說的"猴子"一詞難道是"老板"的蔑稱?
     
      “比耶夫爾河”這一名字的來源也并不明確。一些歷史學家認為,“Bièvre ”(比耶夫爾)一詞來源于 “beber”,即凱爾特語中的海貍。然而,從來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表明海貍居住在這一地區(但13區把海貍納入了它的盾徽)。這個名字也可能來自于凱爾特語中的“泥巴”或拉丁語中的 "bibere"(喝)。也有人認為,Bièvre來自于 “bief",這個詞描述的是將水輸送到磨坊的人造運河。

    被混凝土掩埋的巴黎傳奇河流有望恢復
    這張拍攝于1865年左右的照片展示了流經巴黎13區戈貝蘭街盡頭的比耶夫爾河以及沿岸的制革廠。
    攝影:CHARLES MARVILLE, ALAMY STOCK PHOTO
     
      無論真相如何,這條河流在過去幾個世紀里一直享有盛譽,是眾多藝術家和作家的靈感源泉。文藝復興時期的詩人拉伯雷在《巨人傳》中描寫了從比耶夫爾河捕到的青蛙和小龍蝦。亨利·盧梭創作了經典油畫《比塞特郊區的比耶夫爾河畔》。在《悲慘世界》中,維克多·雨果描寫了磨坊旁的橋,馬呂斯在那里夢見了珂賽特。他還寫了一首關于比耶夫爾河谷的詩,描述了這里的迷人風景。
     
      寬不過三米的比耶夫爾河卻成了巴黎的工業中心。最著名的是“戈布林制造廠”(Manufacture des Gobelins),它起源于15世紀的一家染料工廠。根據傳說,比耶夫爾河的水里有一種特殊的物質,能夠形成鮮艷的紅色。(拉伯雷曾開玩笑說,這種成分是狗尿。)后來,戈布林制造廠受到里皇室的青睞,開始為法國君主制造精美的掛毯。
     
    人民的力量
     
      自從比耶夫爾河在巴黎消失后,人們對它的迷戀達到了頂點。“這是一條很小的河流,流量很小,但從歷史上看,它引起了人們極大的興趣,”水務專家Alain Cadiou解釋說,他還是由35個非營利組織組成的比耶夫爾河復興聯盟(Union Renaissance de la Bièvre)的負責人。每個組織都有不同的側重點,從推廣河流文化遺產到保護環境。(例如,有2000多人參加了一年一度的“比耶夫爾河游行”,這是一項春天的游行活動,人們在午夜開始,沿著巴黎的這條河流行進。)
     
      2001年,經過廣泛的研究后,當時的巴黎市長Bertrand Delanoë認為修復這條古老的河流過于昂貴。但在此后的幾十年里,非營利組織與政府機構并未停止在比耶夫爾河流域開展活動。由此,郊區的河流重啟項目取得了勝利。“我們要為這些重要的團體點贊,”Lert說道。"正是在比耶夫爾河支持者們的鼓勵下有關河流復興的對話才得以重啟,并催生了一場運動。"
     
      “減少比耶夫爾河污染的工作已經開展了很長時間……現在水質確實得到了改善,”Marie Bontemps解釋說,她是比耶夫爾河協議項目的經理。
     
      2003年,一個公園在Fresnes揭幕,如今這里是一片郁郁蔥蔥的森林地帶,野生動物非常豐富,比耶夫爾河貫穿其中,將其一分為二。2016年,l ‘Haÿ-les-Roses也效仿了這一做法,重新開放了一段650米長的河道,并在重新美化的河岸上開辟了一條步行道。2021年夏天,Arcueil市和Gentilly市(距離巴黎最近的南郊城市)將在Coteau-de-Bièvre公園展示一個聯合重啟項目,恢復河道的自然河床。
     
      “比耶夫爾河將重回巴黎,再次與塞納河交匯,”Lert說。“在進入城市之前,污水會被引入污水處理收集器。因此,到2021年,它將再次成為一條真正的河流……而且還將為2024年的夏季奧運會做好準備。我們會盡一切努力保證塞納河的水質,屆時將在這條河里舉辦游泳比賽。”
     
    引領未來
     
      巴黎擁有220萬人口,是歐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比耶夫爾河的重新開放面臨著重大的技術挑戰。19世紀,巴黎在城市規劃上經歷了一場巨變,奧斯曼男爵將中世紀的街區夷為平地,為宏偉的林蔭大道讓路。他邀請Eugène Belgrand建造了現代下水道系統,這一系統沿用至今。
     
      他們都認為解決比耶夫爾河污染問題的唯一辦法是讓其流入地下管道。1858年,奧斯曼男爵宣布:“比耶夫爾這條污濁的河流將不再注入塞納河。”埋在巴黎南部的這條地下管道很深,因為隨著山巒被夷平,巴黎的地形永久改變,山谷中填滿了近20米的碎石。
     
      如今的城市規劃者無意在巴黎挖開山谷重現河流。但在 René Le Gall廣場等地,比耶夫爾河只位于地下幾米處。這片翠綠的公園占據了原戈布林制造廠的菜園,是可能重新開放河流的三個地點之一。
     
      目前的研究正在根據最近的城市工程項目重新評估這些地點,只關注重力解決方案,而不考慮使用泵或液壓系統。Lert希望在2026年政府任期結束前至少開通一個河段。
     
      比耶夫爾河的復興不僅僅是為了給城市降溫,對抗全球變暖,讓自然回歸城市環境。它也為像我這樣的居民創造了更好的生活環境,我們夢想著走在綠茵之上而不是水泥地上,期待著在拉伯雷曾經漫步過的河岸上與鄰居們分享夏日開胃酒。
     
      "比耶夫爾河在巴黎流淌了幾千年,"Cadiou說。"讓它回歸是明智的。"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