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2021.02.04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Cornelia Bohn站在自家的威士忌釀酒廠的橡木桶中間,酒廠位于德國的Schönermark村。自2009年以來,這位訓練有素的制藥工程師一直在釀造單一麥芽威士忌Preußischer。
    攝影:PATRICK PLEUL,PICTURE ALLIANCE/DPA/AP IMAGES
     
    撰文:MIKE MACEACHERAN
     
      這趟威士忌酒公路之旅的所有景色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歷史悠久的城堡、遍布鹿的森林、犁過的土地、金黃色的大麥田,以及谷物的清香。
     
      不過,這并不是蘇格蘭的某個地方,也不是愛爾蘭和美國。其實這是勃蘭登堡,環繞德國柏林的一個人口稀少的地區。在德國這個充滿魅力的威士忌新國度里,勃蘭登堡是威士忌生產商最密集的地方,擁有超過250家生產商——幾乎是蘇格蘭的兩倍,但游客卻只是前者的零頭。考慮到人們越來越重視從谷物到酒的整個過程,顯然人們對德國威士忌的興趣在快速增加。
     
      在新柏林-勃蘭登堡機場(于2020年10月開放)的96公里半徑內,就有5家知名的釀酒廠,因此勃蘭登堡的確是品嘗威士忌的好地方。環繞德國首都地區旅行一圈,你會看到數不清的倉庫、威士忌酒窖和取樣室,還能探索到新的傳統,獲取一段刺激的冒險經歷。
     
      Preußischer威士忌的生產商Cornelia Bohn說:“幾百年來,蒸餾法釀酒一直是勃蘭登堡的一部分。不過,到了共產主義時代,這種知識遺失了,釀酒受到控制,僅限于國家生產的伏特加。想到那時候威士忌是一種非法的烈酒,只能在黑市上買到,真是太神奇了。所以我們現在正在努力追趕。”
     
    威士忌復興
     
      在努力讓德國威士忌名揚天下這件事上,沒有哪家制造商比Bohn做的更多。她在蘇聯占領的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烏克馬克長大,喜歡上了未經審查的西德電視頻道播放的威士忌廣告散發的浪漫氣息。她注意到廣告中煙霧繚繞的酒吧,碰杯的聲音,充滿異國風情的海外探險的高談闊論,甚至未曾品嘗過就對官方禁止的威士忌表示崇敬。對她來說,威士忌代表著西方,代表著從鐵幕后逃離,代表著自由。
     
      1989年,柏林墻倒塌后,Bohn第一次穿越統一后的德國首都,一家小商店引起了她的注意。“每個人到達后都會獲贈100馬克,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買一瓶威士忌,” Bohn說,當時她24歲。“那是一瓶尊尼獲加威士忌,也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時刻。”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在被稱為勃蘭登堡糧倉的烏克馬克地區,一塊大麥田在夕陽下閃耀著金色的光芒。
    攝影:PREUSSISCHER WHISKY
     
      31年后的今天,Bohn已成為德國最受尊敬的威士忌制造商之一,也是第一批開設釀酒廠的女性之一。就像侏儒怪把稻草紡成金子一樣,她已經把一個不起眼的家族遺產發展成一個從青少年夢想中誕生的品牌,生產德國唯一的有機單一麥芽威士忌。
     
      在烏克馬克地區,草原延伸到山毛櫸林和遍布黑馬的牧場,按照傳統,在村里的婚禮和葬禮上,黑馬仍被用來拉馬車。弗里西亞馬是當地斯拉夫文化的中心,Bohn的蒸餾爐也安放在紅磚馬廄里。吉祥物Preußischer也是一匹皮毛光滑的小馬,戴著一頂士兵的頭盔。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這家女士所有的Preußischer 威士忌釀酒廠,是數百個獲得全球認可的德國釀酒廠之一。
    攝影:PATRICK PLEUL,PICTURE ALLIANCE/DPA/AP IMAGES
     
      這樣的故事在勃蘭登堡隨處可見,隱藏在釀酒廠的門后,以及大麥田和黑麥田里。在Grumsiner Brennerei,人們對威士忌的態度是更深入地挖掘過去。釀酒廠老板Thomas Blätterlein正在復興被遺忘的古老谷物品種。
     
      其中一種谷物是East Prussian eppweizen,一種被忽略的小麥,用于釀造果味的單一麥芽威士忌Mammoth。聞一下,干草-金的酒味透出焦糖的甜味;嘗一下,舌頭能感受道花香和淡淡的香料味。
     
      在柏林東南方向不到65公里的地方,前酒保Bastian Heuser在Schlepzig村創建了德國第一家黑麥威士忌釀酒廠Stork Club/Spreewald。面粉廠、巫師帽般的尖塔、破爛不堪的農場,都說明這個鎮有數百年的歷史。
     
      Stork Club/Spreewald釀酒廠的誕生始于一次公路旅行。2015年,Heuser與共同所有者Steffen Lohr、Sebastian Brack希望找到一款特別的木桶帶回柏林。結果他們拜訪的一家釀酒廠的老板沒有家人,正在尋找繼任者。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Spreewald釀酒廠位于Schlepzig,釀造了德國第一款黑麥威士忌Stork Club。
    攝影:MARKUS SCHREIBER,AP IMAGES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Bastian Heuser站在一個600升的蒸餾裝置旁邊。這位前柏林酒保與人共同創建了Stork Club/Spreewald Distillery酒廠。
    攝影:BERND SETTNIK,PICTURE ALLIANCE/DPA/AP IMAGES
     
      “純屬意外,”Heuser回憶說。“荒謬之處在于,我們本來只想買一個木桶,最終卻收購了整個釀酒廠。”
     
      在酒廠的磚墻后面,一個世紀前的鵝卵石庭院、威士忌谷倉和花園都保留了下來,但該品牌的時髦氛圍顯然就在此時此地。
     
      從表面上看,Stork Club釀酒廠提供給游客的是令人驚嘆的威士忌。實際上,釀酒廠建造于Spreewald的運河流域。此次旅行的額外驚喜是超過200個縱橫交錯的水道,充滿野生動物,包括250對每年都會回來筑巢的白鸛。我強烈推薦在沼澤草地上劃船前行,你會發現麥芽漿桶的曲柄轉動聲會慢慢消失。有時,人們很容易忽略這片荒野竟然位于歐洲最大的黑麥種植帶。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參觀Spreewald釀酒廠的游客可以沿著當地的運河乘船游覽一整天。
    攝影:HANS-JOACHIM AUBERT,ALAMY STOCK PHOTO
     
      “大多數德國釀酒廠都在蘇格蘭尋找靈感,” Heuser說。“但我們更喜歡美國制造的威士忌。這真的很有趣,因為黑麥是勃蘭登堡歷史的一部分,但我們卻從未完全接受它。直到現在。”
     
    橫跨大西洋的緊密聯系
     
      拉動這條線,另一個完整的背景故事就展開了。勃蘭登堡黑麥真正流行的地方是大西洋彼岸美國一些大型釀酒廠的蒸餾裝置里,包括肯塔基州的野火雞和四玫瑰品牌,這兩家公司都儲存著勃蘭登堡的黑麥。事實上,怎么夸大德國蒸餾傳統對美國的影響都不過分,許多蒸餾廠發源于美國威士忌小道和肯塔基州波本小道沿線的酒廠,而這些酒廠最初都是由移民創建。
     
      “19世紀,德國人在禁酒令之前就開始大力發展黑麥威士忌產業,這并不奇怪,因為他們之前在家鄉酒已經學會了黑麥釀酒技術,” 《世界威士忌地圖集》的作者Dave Broom說,他從事威士忌寫作已有30年。

    德國勃蘭登堡:悠久而低調的威士忌產地
    Bastian Heuser在Spreewald釀酒廠檢查威士忌。
    攝影:TOBIAS SCHWARZ,AFP/GETTY IMAGES
     
      賓夕法尼亞州的Old Overholt據稱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威士忌品牌,由德國門諾派教徒、農民Henry Oberholzer于1810年創立。Johannes Jakob Böhm搬到肯塔基州,用Old Jake Beam(現在更廣為人知的是Jim Beam)的名字出售波本威士忌。
     
      還有許多其他的移民故事,包括來自德國黑森州格林貝格的George Dickel的故事,他于1844年來到納什維爾市;還有Stitzel-Weller釀酒廠的創始人,深受人們喜愛的比·范·溫克波本酒的創造者。不出所料,在持續了13年的禁酒令(1920-1933年)解除之后,許多德國釀酒師被遺忘了。如今,威士忌歷史學者很難從浪漫化的品牌神話中梳理出個人故事。
     
    勃蘭登堡的未來
     
      在評價威士忌時,模糊的差別很常見,Old Sandhill Whisky酒廠的Tim Eggenstein對這種矛盾再熟悉不過了。Old Sandhill Whisky酒廠位于柏林西南88公里的Bad Belzig鎮。這位釀酒師用德國、美國和法國的純橡木桶、帶香味的雪利桶和來自波爾多的波爾多桶陳釀單一麥芽威士忌,他接受每個人都有自己認可的關于威士忌歷史的故事。
     
      在距離州首府波茨坦16公里的Glina釀酒廠,釀酒師Michael Schultz被要求釀制一種罕見的黑麥-大麥雜交品種的威士忌,利用勃蘭登堡最后一位制桶大師打造的橡木桶。這是一款帶有柔和、泥土芳香的威士忌。
     
      環繞勃蘭登堡的這趟旅行表明,如今威士忌已經成為德國人生活的一部分——回顧被遺忘的過去,展望更富于進取和充滿希望的未來。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