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2021.02.05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馴蛇是西弗吉尼亞州霍洛市耶穌教堂的一項歸鄉傳統。那些遵循《馬可福音》第16章18節描述的“神跡”的人相信,如果他們馴蛇,喝毒藥,上帝會保護他們不受傷害。近年來,被蛇咬傷后就醫是否可以接受的問題上,信徒們出現了分歧。

    撰文:JULIA DUIN
    攝影:STACY KRANITZ

      幾年前一個溫暖的夏夜,會眾們擠在田納西州拉福萊特的Tabernacle Church of God前。那是一個歸鄉儀式,數十名來自阿巴拉契亞地區的五旬節派教徒聚集在一起,用一種可能會導致身體受傷害的儀式敬拜神靈。
     
      Tyler Evans的家族已經有五代人從事過馴蛇展示,他環繞著講道壇起舞,手里拿著一個插著燃著燈芯的可樂瓶,火苗對著自己的皮膚,這種做法被稱為“馴火”。這位少年沒有被燒傷。接著,他從一個玻璃瓶里喝了一口水和馬錢子堿的混合物,后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說中著名的苦味毒藥。他連咳嗽都沒咳嗽一下。數米之外,Andrew Hamblin牧師點頭表示同意。他的手臂上掛著兩條有毒的美洲腹蛇 ,呈現出棕色和黃褐色的混合顏色。
     
      包括田納西州在內的六個阿巴拉契亞州,都以各種理由禁止宗教活動中進行馴蛇展示,但Hamblin狂熱的教徒們并不理會這些限制。身穿禮服襯衫和黑色長褲的男子將手臂搭在彼此的肩膀上,圍成圓圈環繞著講道壇的小講臺跳舞。他們一邊祈禱一邊歌唱,把有尖牙的蛇相互傳遞,或者在空中慢慢地揮動著。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在阿拉巴馬州的Rock House Holiness教堂,信徒們遵循《馬可福音》十六章18節中的“神跡”,把手按在一名信徒身上。在第18節中,耶穌說,“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在Rock House Holiness 教堂的周五晚禮拜上,J.L. Dyal拿著一個插著燃著燈芯的汽水瓶。馴火師可以將火焰貼著皮膚或衣服,而不會感到疼痛或被燒傷。他們相信,堅定地信仰上帝可以保護他們免受傷害。
     
      對于18歲的Andrew Abrams來說,這個夜晚是一個開始。當他父親帶著兩條美洲腹蛇走近他時,他一直在祈求上帝的“神跡”。“主啊,我做不到,” Abrams說這是他腦海中的想法。不過,他接受了這些生物。“世界上沒有像這樣的感覺,”事后他笑著說,“知道自己把死神握在手中,但卻不會對你產生什么影響。”
     
    “手能拿蛇”
     
      Tabernacle Church of God后來關閉了,但當時它是美國大約125個遵循《馬可福音》第16章所描述的“神跡”的教堂之一:
     
      信的人必有神跡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 
     
      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1989年,教會領袖Dewey Chafin(左)和Ray Christian在耶穌教堂的一次禮拜上進行馴服響尾蛇展示。他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表示,在35年的馴蛇生涯中,自己被蛇咬了116次,但從未尋求過治療。毒蛇的叮咬有時會注射很少或不注射毒液。
    攝影:THOMAS S. ENGLAND/THE LIFE IMAGES COLLECTION VIA GETTY IMAGES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Chafin和Christian為一個年輕人祈禱。
    攝影:THOMAS S. ENGLAND/THE LIFE IMAGES COLLECTION VIA GETTY IMAGES
     
      換句話說,那些相信神的話語并傳講福音的人將有能力把魔鬼趕走,用未知的語言說話,將手按在身上治病,并且像Hamblin教會中的年輕人一樣,能夠飲用毒藥和馴服毒蛇而安然無恙。
     
      現代五旬節派起源于19世紀晚期的“神恩”復興,當時衛理公會派教徒,還有少量的再洗禮派教徒,長老會教徒和貴格會教徒,通過避免世俗的興趣愛好,比如跳舞、喝酒、賭博和看戲,以此展示對上帝的忠誠。許多學者將現代五旬節運動的起源追溯到1901年第一天在堪薩斯州托皮卡舉行的一次祈禱會。當時,教徒們重新使用了一種被廢棄了近2000年的手語。不久,他們就把手按在病人身上驅鬼。然而,信徒們不喝毒藥,也不“拿蛇”,直到幾年后,田納西的復興主義者George Hensley認定《圣經》要求遵循所有五個“神跡”,后來將蛇帶進他的教堂便流行起來。
     
      大多數五旬節派教徒譴責這種解釋,這也是為什么這種傳統主要局限在偏遠的阿巴拉契亞山麓的小教堂里,遠離其他基督徒和執法部門的視線。然而,Hamblin布道的地點離75號州際公路只有10公里左右。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Jimmy Morrow是田納西州紐波特市埃德溫納教堂的牧師,他把制作蛇娃娃和蛇盒作為業余愛好。這些盒子是用來運送蛇進出教堂的。在其他時間里,蛇通常圈養在飼養箱或棚屋的籠子里。
     
      Hamblin在其他方面也與眾不同。這一運動中的老一輩人避免吸煙和罵人,衣著樸素,避免離婚,從不接受記者采訪,而他卻公開地吸煙,從不堅持著裝要求,并且歡迎媒體。參加他的禮拜集會的人中,既有穿著及地長裙、戴著發髻的祖母,也有戒毒成功的癮君子,還有穿著牛仔褲和白色皮靴、戴著萊茵石珠寶的女人。諷刺的是,正是后者更年輕、更世俗的群體,現在為這種有爭議的做法注入了新的活力。
     
      “他們稱這里為不合群之地教堂,” Michelle Gray在驅車145公里參加歸鄉儀式的途中告訴我。“有著難以啟齒的過去的人會來到Andrew的教堂。” Gray紹說,她十幾歲的女兒Madison剛剛開始馴蛇,她說這是一次“令人激動和興奮的”經歷。
     
      當然,她肯定還會再回來。
     
    不斷變化的解釋
     
      我第一次見到Hamblin是在2011年末新年前夕的禮拜上,幾乎是在午夜鐘聲敲響的時候,一條木紋響尾蛇咬住了他的食指。幸運的是,這次叮咬只注入了很少或沒有注入毒液。第二天與Hamblin會面時,這位20歲的年輕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我在《華爾街日報》上寫了一篇介紹他的文章。之后,他與國家地理頻道簽訂了一份真人秀合約,與Jamie Coots一起出演,后者是肯塔基州全備福音帳幕堂的牧師,離拉福萊特不遠。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在Rock House Holiness教堂的一次禮拜上,Dyal在進行馴服毒蛇表演。更傳統的信徒被蛇咬之后不會就醫,他們認為這么做表明他們對上帝缺乏信心。然而,越來越多的禮拜者并不反對就醫,部分原因是并沒有圣經章節禁止這樣做。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一個裝著一條美洲腹蛇的盒子放在埃德溫納教堂的地板上。和大多數馴蛇師使用的蛇一樣,這條蛇也在當地被人發現,之后從野外帶走。蛇通常因為糟糕的圈養條件而變得虛弱,這就是它們不太可能咬人或毒死馴蛇師的原因,肯塔基爬行動物動物園的爬蟲學者說,他們有時會照料從教堂沒收來的蛇。
     
      2014年2月中旬,曾經是Hamblin導師的Coots被一條木紋響尾蛇咬傷致死。Hamblin幫助主持了他的葬禮儀式,這一事件引起了全美媒體和幾個州的馴蛇師的關注。他們想向這位拒絕醫療干預,在實踐“上帝的神跡”(忠于馬可福音的終極形式)時死亡的人表達敬意。
     
      然而,盡管在許多觀察家看來,Coots的死證明了一項傳統的巨大價值,但對Andrew Hamblin來說,這代表了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自從Jamie死后,”他告訴我說,“我再也沒有給任何人提供過響尾蛇。我是領導者,要對教堂里發生的一切負責。”
     
      不過,這并不是他的觀點和行為發生變化的唯一方式。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數代以來,擅長馴蛇的五旬節派信徒們都自己捕蛇——大部分是木紋響尾蛇,偶爾還有棲息在美國東南部的菱形斑紋響尾蛇、水腹蛇或美洲腹蛇。最近,馴蛇師在南卡羅萊納的爬行動物展上購買眼鏡蛇和亞洲蝰蛇等外來動物已廣為人知,該爬行動物展并不限制銷售毒蛇。
     
      馴蛇師通常將蛇飼養在棚屋的玻璃容器或籠子里,大約每周給它們喂一次活老鼠。不過,肯塔基爬行動物動物園的Kristen Wiley說,這些蛇經常受到虐待,他們有時會照料從五旬節教派馴蛇師那里沒收來的虛弱的脫水蛇,或者對它們實施安樂死。
     
      如果溫柔地觸碰,蛇通常不太可能咬人,虛弱的蛇更不能注射致命劑量的毒素。不過,一個人接觸地越多,被蛇咬的可能性就越大。響尾蛇毒液含有血液和神經毒素,會引起麻木、腫脹、視力模糊、癱瘓和呼吸衰竭。毒液會破壞皮膚組織和血細胞,導致內出血。如果在兩小時內接受抗蛇毒血清,受害者可以存活下來,但如果沒有藥物,死亡可能在6-48小時內發生。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Morrow站在自己的繪畫集旁邊,這些畫作描繪的是馴蛇展示的歷史。這一傳統開始于1909年,當時一位田納西州的復興主義者將蛇帶進了自己的教堂,因為他相信《圣經》要求遵循所有的“神跡”。如今,大多數五旬節派教徒譴責馴蛇,目前這種做法主要局限于阿巴拉契亞地區
     
      直到最近,遵循“神跡”的馴蛇師還拒絕接受醫療治療,因為這表明他們不信任上帝的治愈能力。不過,在Coots死后的這些年里,許多年輕的馴蛇傳教士,包括Hamblin,已經改變了他們對這一重要的神學觀點的看法。
     
      現在,拒絕撥打911被認為是守舊派,實用主義開始盛行,研究宗教心理學的田納西大學教授Ralph Hood說,他長期研究馴蛇師。年輕的牧師們則認為,的確,《馬可福音》鼓勵馴蛇,但并沒有章節禁止遭到嚴重咬傷時尋求幫助。
     
      28歲的“Little Cody” Coots是已故的Jamie Coots的兒子,他是贊成這種新的思維方式的典型代表。在2015年6月的一次教堂禮拜中,Coots把一條與汽水瓶粗細相當的木紋響尾蛇盤在腰上,會眾們大聲喊叫,鋼琴聲響起。“我相信萬能的上帝,如果他說我能聽見他的啟示,我就能聽見!” Coots對著麥克風喊道。但當他將蛇移向自己的胸部時,這條蛇猛撲向他的頭部,咬住了他右太陽穴附近的動脈。
     
      Coots的淡藍色襯衫上濺滿了鮮血,他癱倒在朋友們的懷里。據Hood說,其中一個朋友問Coots是否準備好了去死。沒有,Coots說。他被直升機送往諾克斯維爾的一家醫院,接受了生命維持系統治療,最終恢復了健康。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在Rock House Holiness教堂,禮拜者們把手按在Belinda Curtis身上。五旬節教派的禮拜服務是非常情緒化、充滿活力的活動,教友們會舉起手臂敬拜,用方言說話,喊叫,當他們感到感動的時候會跳舞。
     
      后來,在2019年陣亡將士紀念日的周末,在西弗吉尼亞州斯奎爾的耶穌教堂,一條東部菱斑響尾蛇咬住了Chris Wolford牧師的右前臂。當這位46歲的中年人倒下時,一切都停止了,他的嘴唇和舌頭腫脹到幾乎無法呼吸。
     
      七年前,Chris Wolford的哥哥Randy在西弗吉尼亞州的一個州立公園舉行一場復興祈禱會時,被一條黃色的木紋響尾蛇咬傷。他拒絕叫救護車,大約10個小時后死去。考慮到那段過去,耶穌教堂的信徒撥打了911。
     
      在地區醫院,Wolford出現了腎臟衰竭,醫生切開了他的手臂,以緩解導致肌肉和神經收縮的腫脹。經過13天的治療和多次手臂手術,Wolford終于出院了。如今,他又回到了講道壇上,重新開始馴蛇,但他對自己尋求醫療幫助的決定不予置評。
     
      “我被美洲腹蛇咬過兩次,但我都沒有去看醫生,”65歲的Jimmy Morrow說,他是田納西州紐波特市埃德溫納教堂的牧師,負責馴蛇。“我就呆在家里,上帝幫我治愈。我認識很多好兄弟姐妹,他們都說希望在實踐福音的神跡時死去。”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圖為Jason Stone與兒子Gabriel和Philip的合影,兩人都成長于馴蛇之家。他偶爾會在北卡羅來納州馬里昂一個歷史悠久的教堂里舉行馴蛇的禮拜活動。他說,希望疫情結束后,能接納更多的禮拜者。
     
      《肯塔基州東部的馴蛇師》一書的作者David Kimbrough說,不同的教義有助于解釋不同的方法。在肯塔基州,馴蛇師以圣父、圣子和圣靈的名義施行洗禮。他們被稱為“三位一體”信徒,當被蛇咬傷時,他們大多拒絕就醫。“如果上帝允許一條蛇咬你,他們希望一切都順其自然,”Kimbrough說。
     
      在更遙遠的南方地區,牧師只以耶穌的名義施行洗禮。他們被稱為獨一神格五旬節派教,遇到緊急情況時更有可能尋求幫助。“人們變得更加開明,” Kimbrough說。“我聽到他們說,‘上帝給了醫生治病的能力,他希望你使用他們。’耶穌并沒有譴責醫生。”
     
      不過,田納西大學的Hood認為,人們在妥協中失去了一些東西。馴蛇師過去常說他們通過喝毒藥和馴服毒蛇來展示神保護信徒的能力。“如果你可以去看醫生尋求治療,那么這種高風險行為還有什么意義呢?”他問道。
     
    更廣泛的歡迎
     
      今年29歲的Andrew Hamblin在肯塔基州東南部格雷村的Free Pentecostal House of Prayer擔任牧師,偶爾進行馴蛇展示。2015年,他與妻子離婚,把6個孩子留給了妻子,并與第二任妻子建立了新家庭。不出所料,他歡迎那些其他教會可能回避的人。
     
      “你是誰、去過哪里、做過什么都不重要,耶穌在召喚你!”2019年秋天,他開設新教堂時在臉書上宣布。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Randy Wolford在耶穌教堂2011年的歸鄉儀式上抱著一條蛇,8個月后他被這條蛇咬傷。他拒絕接受治療,最終死亡。2019年,當他的弟弟Chris Wolford被一條東部菱斑響尾蛇咬傷后,禮拜者撥打了911。他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最終幸存下來。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2011年勞動節,在耶穌教堂舉行的歸鄉儀式上,信徒們把手按在一個教友身上。與馴蛇不同的是,把手按在教友身上的做法在大多數五旬節派教堂很常見。
     
      過去,離婚和再婚都會對馴蛇師的聲譽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對三位一體信徒來說更甚。不過,對Hamblin的追隨者來說,這些似乎不是問題。“他的教堂第一次對外開放時,就召集了大量教友,”49歲的Verlin Short說,他是肯塔基州一位更為傳統的馴蛇師,曾參加2012年的《動物星球》真人秀節目。“有很多牧師犯過錯誤,但其他教堂并沒有這么寬容。”
     
      在剛剛過去的復活節,由于新冠疫情的影響,全美各地的教堂都空無一人,Hamblin在一棟幾乎空無一人的建筑里布道。不過,他通過上傳到YouTube上的一段視頻提醒會眾,喊叫聲、贊美和蛇盒都會回來。
     
      Hamblin早前打破了一個重大禁忌,那就是允許別人拍攝自己的禮拜服務活動。這個真人秀節目激怒了很多老一輩的馴蛇師,他們覺得這個節目把他們的信仰商業化了。他們在布道中反對這個節目,并禁止在他們的教堂中拍攝任何形式的影片。“他們覺得自己布道了3個小時,馴蛇展示只有5分鐘,” Hood說,但唯一播出的內容卻只有馴蛇部分。
     
      批評者們還對另一個問題耿耿于懷:出于節目的需要,許多親媒體的馴蛇師不再等待“上帝的受膏”——圣靈存在的證明,就跑到蛇盒前準備馴蛇表演。但Kimbrough警告說,除了馴蛇,遵循上帝的“神跡”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新一代的馴蛇師應該“更多地關注治療、說方言和驅除惡魔,”他說。
     
      Hamblin 和Coots為這個節目辯護時稱,節目工作人員拍攝了他們在教堂內外宣講福音的場景,時間長達數十小時。隨著劇集播出,Hamblin在Facebook上的好友增加到5000人,他的禮拜服務擠滿了游客。信徒們請Coots為他們祈禱,而他的教堂則向那些不能親自前來的人郵寄了祈禱布。
     
    保護遺產
     
      神職人員說,一百年后,馴蛇依舊是一種精神召喚,同時也是上帝神力的展示,以及延續五旬教派先驅者遺產的一種方式。不過,為了吸引非信教者而向更廣闊的世界敞開教堂大門的做法,對如今許多更年輕的馴蛇傳教士來說,卻是一把雙刃劍。

    神秘的阿巴拉契亞馴蛇師:信賴上帝的治愈能力,但也越來越依靠醫生
    在埃德溫那教堂周日下午的禮拜活動中,Morrow的欽定版《圣經》和贊美詩集是主要內容。
     
      “我曾被其他基督徒嘲笑,像垃圾一樣對待,” Jason Stone說,他在北卡羅來納州馬里昂的一座只有一間屋子的教堂里傳教。Stone今年40歲,一頭棕色卷發,身材有點像橄欖球球員。他有三個兒子,是一個和藹可親的父親。他在西弗吉尼亞州南部的一個馴蛇家庭長大。不過,從去年秋天起,他不再參加公眾活動,只在神靈的引導下,對可信賴的朋友進行馴蛇禮拜服務。
     
      “對我來說,馴蛇就像完全沉浸在一種靈性體驗中,” Stone說。“你變得對周圍的一切渾然不知。這也是我釋放所有負面情緒的一種方式,也是我馴蛇的部分原因。” Stone從未被蛇咬過,他說如果被蛇咬,不介意去看醫生。
     
      不過,在過去的幾十年里,Stone對通過馴蛇幫助他拯救靈魂的期望發生了改變。“在我20多歲的時候,我們以為可以在全世界傳播福音,”他說。人們會“來看馴蛇,同時也會聽布道。”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意識到自己馴蛇主要是為了保留一項傳統,而不是為了讓新來者信教。
     
      Stone說,去年12月,他開始接收到“上帝的異象”,提示自己在馬里昂開設一個更大的教堂,更好地宣傳馴蛇禮拜服務。他在Facebook上宣布,希望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就開始行動。
     
      “那太棒了,”一位女士在下面跟帖說。“請告訴我時間和地點。”
     
      “疫情會過去的,” Stone回復說。“我們還有很多事要為上帝做。”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