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美墨邊境墻穿越荒野地區,對野生動物造成巨大的威脅

    美墨邊境墻穿越荒野地區,對野生動物造成巨大的威脅為了在卡韋薩普列塔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建造一堵9米高的墻,承包商們需要挖穿一座小山丘。這堵巨大的邊境墻取代了1-2米高的圍欄。和在其他荒野地區修建邊境墻一樣,這段邊境墻受到的關注比預期的少。
    攝影:RICHARD LAUGHARN,REDUX

    撰文:DOUGLAS MAIN
     
      在亞利桑那州的燭臺掌國家保護區,你可以看到30多種仙人掌,包括巨柱仙人掌,一種高聳于景觀之上沙漠巨人,壽命長達數百年。此外,還有像瀕危的叉角羚索諾拉亞種和索若拉泥龜這樣的沙漠生存專家,每年只需要十幾公分的降雨量就能繁衍生息。
     
      燭臺掌國家保護區位于美國和墨西哥的交界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劃分為生物圈保護區。在此之前,美國和墨西哥被一段90厘米左右的矮墻分隔,野生動物可以在兩國間自由活動。不過,2020年初,特朗普總統政府的標志性項目開始動工:一堵9米高的鋼筋混凝土墻。
     
      現在,這堵沿保護區的邊境墻幾乎全部建成,全長48公里。
     
      燭臺掌國家保護區并不是唯一一個。邊境墻正在迅速修建。在過去的兩年里,近640公里的邊境墻已經竣工,大部分位于加利福尼亞州、亞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現在,這堵墻擋住了德克薩斯州以外的大部分邊界。此外,還有530公里的邊境墻正在建設之中。
     
      然而,邊境墻的巨大規模、環境影響以及快速建造并未得到預期的公眾關注,部分原因是政治掩蓋了邊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
     
    10座帝國大廈
     
      按照某些標準來看,邊境墻是幾十年來美國最大的公共工程項目。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的承包商已建成的邊境墻耗費了近60萬噸鋼材,足夠建造10座帝國大廈。此外,邊境墻的根基耗費了80萬噸混凝土。
     
      到目前為止,邊境墻項目已經獲得了150億美元的資金。按照今天的美元換算,這堵墻的建造成本大約是20世紀初巴拿馬運河建造成本的兩倍。用這些錢,可以建造三個哈勃太空望遠鏡;可以為超過20萬的公立中學教師支付豐厚的薪水。巧合的是,現在美國四個邊境州的中學教師也恰好是20萬。
     
      然而,一些知名記者和特朗普的政治對手指出,迄今為止建造的邊境墻絕大多數都是“替代者”,似乎是在暗示邊境墻并不代表重大變化。不過,這是錯誤的。據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稱,幾乎所有的“替代”墻都是由9米高的鋼柱構成,其中大部分取代了1-2米高的帶刺鐵絲網和車輛欄障。

    美墨邊境墻穿越荒野地區,對野生動物造成巨大的威脅
    左側是卡韋薩普列塔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原有的車輛欄障,右側是新的邊境墻,建于2020年夏末。稱這種“替代”墻不是“新的”或實質性的改變,是錯誤的,而且可能會產生誤導。
    攝影:RICHARD LAUGHARN,REDUX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的發言人Matthew Dyman說:“所有邊境墻都是新建的,無論是在以前沒有圍欄的地方新建邊境墻,還是用5.4米或9.1米高的鋼柱墻取代1.5米高的車輛欄障,此外還修建了公路,為邊境墻配備了新的科技產品。”
     
      環境組織生物多樣性中心的活動家Laiken Jordahl說,淡化已建成邊境墻的規模適得其反,也不合邏輯。Jordahl指出,大多數美國人(約60%)不支持修建更多的邊境墻。
     
      公眾缺乏意識的一個原因是邊境墻建造于荒野地區,無黨派環保組織荒地網絡的環保科學家Myles Traphagen解釋說,該組織一直致力于保護野生動物走廊。這堵墻經過大多數人都不去的地方,而海關與邊境保護局通常不允許人們靠近建筑工人,他說。
     
      “眼不見,心不想,” Traphagen說。在偏遠的公共土地和部落土地上建造邊境墻,“沒有核心選民反對。”
     
    修建邊境墻究竟會產生什么影響?
     
      所有的邊境墻建造工程都將對環境產生重大影響。還有很多是未知影響,部分原因是國土安全部部長Chad Wolf已經暫時擱置了幾十項法律,其中包括《瀕危物種法案》,這將需要采取大量的緩解措施,以及對可能產生的影響進行廣泛的研究。在正常情況下,這么做是違法的,但根據2005年的《真實身份法案》,在修建邊境墻的過程中,國土安全部幾乎可以不遵守任何法律。
     
      邊境墻帶來的第一個明顯問題是阻礙了野生動物的活動。亞利桑那大學研究邊境墻對動物遷徙影響的研究員Aaron Flesch說,邊境墻導致動物無法自由覓食、尋找食物、遷徙和傳播基因,可能會導致許多物種的地區性滅絕。
     
      Traphagen已經發現,這堵9米高的墻對亞利桑那州東南部的圣貝納迪諾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的野生動物數量和活動產生了影響。在這個野生動物保護區,他的組織設置了幾十個陷阱相機。
     
      “野豬的數量確實下降了,”他說。相機還顯示,美洲獅已經徹底改變了行動模式。他懷疑“它們想回到以前(在墨西哥)的捕食地點,但無法做到。”
     
      Traphagen說,邊境墻不僅會影響圣貝納迪諾這樣的個別地區,還會改變整個北美大陸的動物遷徙和基因流動。一堵完整的邊境墻可能“會永久改變北美州的進化史”,他說。
     
      此外,還有光污染問題。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的Dyman說,大約90%的新邊境墻將會配備照明燈,其中一些將會一直亮著。美國國家公園保護協會的Kevin Dahl說,在美國一些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方點亮燈光,可能會破壞昆蟲、鳥類、蝙蝠和其他動物的夜間活動,進而對其造成傷害。

    美墨邊境墻穿越荒野地區,對野生動物造成巨大的威脅
    建造邊境墻的根基需要制造水泥,在此過程中會產生灰塵,并且會大幅消耗貧瘠的沙漠含水層的水。按照某些標準計算,每建造1.6公里的邊境墻需要消耗近2700立方米水。
    攝影:ADRIANA ZEHBRAUSKAS,THE NEW YORK TIMES/REDUX
     
      同時,大量的水被用于制造建造邊境墻根基所需的水泥。Dyman說,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目前沒有測量用水量。不過,該機構過去的估計顯示,在燭臺掌國家保護區附近每修建1.6公里邊境墻需要消耗近2700立方米水。這可能會危及寶貴的水源,比如燭臺掌國家保護區中的基多瓦基托溫泉,今年夏天這里的水流量創下了歷史新低。
     
      建設用水還導致了其他問題,比如圣貝納迪諾保護區的地下水位下降,這里棲息著四種瀕臨滅絕或受威脅的魚類。圣貝納迪諾保護區的工作人員的電子郵件顯示,為了保護這些魚的棲息地,保護區不得不采取“生命支持”行動來管控水短缺問題,并允許幾個池塘干涸。保護區的經理稱,邊境墻的建設用水是“美國西南部地區瀕危物種面臨的最大威脅”。
     
    展望未來
     
      特朗普總統希望今年年底建成720公里的邊境墻。即使喬•拜登在周二的選舉中獲勝,預計邊境墻的建造也將至少持續到明年1月。
     
      托赫諾奧哈姆族的部落長老Ophelia Rivas說,邊境墻造成的一些影響不可逆轉,尤其是沙漠含水層的枯竭,這是對神圣資源的褻瀆和嚴重濫用。水文學者稱,索諾拉沙漠的一些重要含水層可能需要幾個世紀才能恢復到幾年前的水平。
     
      不過,其他影響更容易解決。拜登曾表示,他將立即停止施工,很多人都在考慮如何最好地彌補損失。某些地區的邊境墻可能會被拆除,盡管沒人知道這種可能性有多大,或者可能會增設更寬敞的野生動物通道。無論如何,做出改變將會非常棘手。
     
      “雖然停止施工說起來很容易,但實際上可能沒那么簡單,因為拜登將不得不考慮建設階段問題,邊境墻的縫隙可能被利用,以及現有合同的終止成本,可能為納稅人帶來沉重的負擔,” 政府監督項目組織的總顧問Scott Amey接受ProPublica采訪時表示。拜登可能必須完成“邊境墻的某些部分,無論他喜歡與否。”
     
      不過,上述情況都還尚未確定,尤其是在大選即將來臨之際。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