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從空中望去,博茨瓦納的奧卡萬戈三角洲一片郁郁蔥蔥。這片濕地約1.8萬平方公里,位于喀拉哈里沙漠,靠安哥拉高地的雨水維持。這里到處都是野生動植物,全球自然基金會的主席Marion Hammerl說:“‘物種多樣性熱點’指的就是這樣的地方。”專家表示,如果在三角洲北部和西部的大片地區進行大規模石油開采的話,這個脆弱的生態系統將會被破壞。
    攝影:SATELLITE EARTH ART, GETTY

    撰文:JEFFREY BARBEE AND LAUREL NEME
     
      在納米比亞和博茨瓦納壯觀的奧卡萬戈荒野地區,自然資源保護者和社區領袖對石油和天然氣勘探和可能造成的影響發出警告,他們擔心這會威脅到水資源,影響成千上萬人和瀕危野生動物的生活。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ReconAfrica)是一家總部位于加拿大的石油勘探公司,在兩國擁有超過3.5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授權。網站主頁稱,公司旨在打開“一個新的、深處的沉積盆地”——換言之就是一個新的油氣田。正如地質學家所知道的那樣,卡萬戈盆地的面積超過比利時,非洲勘探能源公司表示這里最多蘊藏著310億桶原油,以2019年的數據為準,這個數字超過了美國未來四年的消費量。9月時,能源新聞網站Oilprice.com曾說,這里可能是全世界“近十年最大的油田”。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最初的目標已經獲得納米比亞政府的批準,即從2020年12月開始,在該國東北部鉆探大約2400米深的測試井。關于測試井對納米比亞的環境影響,負責審查評估的專家表示,鉆探方式存在嚴重問題。與此同時,該公司也在申請博茨瓦納許可區域的鉆探許可證。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2月,一位投資者表示,如果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發現了石油,那么最終目標是在該地區鉆“幾百座井”,而且至少有一部分會用“現代壓裂增產”技術,即備受爭議的水力壓裂法:將高壓流體注入地下頁巖,從而打開巖石,釋放石油和天然氣。
     
      納米比亞法律援助中心是位于首都溫特和克的一家公益律師事務所,曾在事務所擔任土地、環境和開發項目協調員的Willem Odendaal說,開采石油會威脅到地球上最具物種多樣性的生態系統和“令人難以想象地”生活在沙漠地區的20多萬人。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勘探區域與一座多國保護公園、六個當地管理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一座世界遺產地重疊(可能還會影響附近的奧卡萬戈三角洲)。奧卡萬戈地區生活著地球上現存最大的非洲象群和無數其他動物:非洲野犬、獅子、豹子、長頸鹿、兩棲動物和爬行動物、鳥類,以及珍稀植物。
     
      根據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的說法,石油和天然氣的基礎設施涉及“道路、輸油管和建筑的建設”,它們“都可能對重要的動物棲息地、遷徙路線和物種多樣性造成負面影響”。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水力壓裂法帶來的生態影響,這種方法要用到大量水,而且會引發地震、污染水源、釋放溫室氣體,導致癌癥和出生缺陷等問題。美國非營利組織“社會責任醫師”(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致力于打造更潔凈的環境,該組織報告稱,用水力壓裂法開采石油和天然氣,會給野生動物帶來災難性后果,因為它會讓食物鏈變得有毒,摧毀棲息地,導致魚類和其他水生物種大量死亡。盡管如此,這一過程常被用于含碳氫化合物的頁巖地層,因為可以有效地從巖石中榨取更多石油和天然氣。
     
      針對《國家地理》提出的鉆探可能帶來的危害問題,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發言人Claire Preece說,“非洲勘探能源公司將確保這些油井不會影響環境。我們計劃采取特別措施,并由環境審核員和技術專家核實。非洲勘探能源公司將遵循納米比亞的規定和國際準則。”
     
      Odendaal說,而卡萬戈盆地的勘探許可讓很多本來以為會知道這件事的人感到驚訝。“我不知道這件事,”他說:“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博茨瓦納是世界上現存最大的非洲象象群的家園。據估計,這個國家有13萬頭大象,約1.8萬只在奧卡萬戈地區,其中很多生活在非洲勘探能源公司準備勘探石油和天然氣的區域內。
    攝影:THOMAS DRESSLER, IMAGEBROKER / ALAMY STOCK PHOTO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加拿大的石油勘探公司“非洲勘探”已獲得了超過3.5萬平方公里的許可區域,約70%位于納米比亞,其余在博茨瓦納境內。在博茨瓦納的那部分包括被譽為“沙漠里的盧浮宮”的措迪洛山。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地,有4500多幅原住民桑族人創作的巖畫,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1200年前,這里也被桑族人奉為圣地。
    攝影:AARON HUE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甚至很多生活在受影響地區的人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會有公司來鉆探石油,”喬治·穆科亞保護協會(George Mukoya Conservancy)的主席Jacob Hamutenya說。該協會距離其中一座測試井約80公里,通過可持續狩獵和野生動物觀光旅游賺錢。“我們的收入來自野生動物和游客,如果石油工業來了,一切都會被摧毀,”Hamutenya一邊瀏覽測試井的位置,一邊說道。 
     
      然而,納米比亞的礦產能源部則在強調積極影響。該部門沒有回答《國家地理》提出的問題,但在9月18日的新聞稿中表示,“鉆探會帶來社會經濟方面的影響,給當地人帶來就業機會”和其他很多益處,比如為計劃鉆探附近的社區提供新的水井。納米比亞政府持有非洲勘探能源公司油氣開發項目10%的股份,不過目前我們還不清楚這些股份代表什么,以及將代表什么。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稱,如果納米比亞的測試井證明這里儲量豐富,那么公司會力圖與石油和天然氣大公司達成協議。“我們可以和埃克森、道達爾等公司一起坐下來商談,因為這是一個大型交易,”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創始人兼最大的股東Craig Steinke在7月13日的采訪中說:“我們有信心與他們達成協議。”
     
    生命之水
     
      在喀拉哈里沙漠的邊緣,水宛若海市蜃樓一般在奧卡萬戈三角洲閃爍著微光。這片濕地面積約1.8萬平方公里,位于非洲勘探能源公司勘探許可區域的東部和東南部。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內陸三角洲之一,幾乎是一片原始荒野,羚羊在長滿草的沖積平原上跳躍著,斑馬從可樂豆木林地探出身來,大象沿著淺淺的河道前行。每年,這里涌動著超過7.5萬億升的水,形成了由島嶼、河道和瀉湖組成的不斷變化的綠色空間。
     
      2017年,David Quammen在為《國家地理》雜志撰寫的《清潔水:堪比石油與黃金》一文中,記錄了奧卡萬戈荒野項目(Okavango Wilderness Project)。這個項目得到了國家地理學會等非營利組織和納米比亞政府的共同支持,旨在通過科學探索,記錄當地的物種多樣性和人類的情況,并收集大量數據,證明為什么這個對全球至關重要的地區應該受到最高級別的保護,而其中最重要是自然水源。如果沒有水,“奧卡萬戈三角洲將不復存在。它會變成另外一個地方,那里沒有河馬、林羚,也沒有非洲海雕”,他寫道。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富饒從動物足跡可見一斑。遷徙路線從幾乎沒有遮擋的地形,一直延伸到三角洲以外的地方。如果油井、道路、基礎設施和工人營地遍布這片廣闊地區,那么棲息地將不可避免地退化和碎片化。
    攝影:BEVERLY JOUBERT,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這片沙漠綠洲神奇又脆弱,201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之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三角洲也受到《國際濕地公約》的保護,納米比亞和博茨瓦納都是公約的簽署國。奧卡萬戈三角洲還得到了美國國會法案和其他各種條約的承認。
     
      三角洲的水大多來自草木叢生的安哥拉中部高地的季節性降雨,雨水流入奧卡萬戈河,經過3個月,蜿蜒穿過卡普里維地帶,最后在博茨瓦納的西北角,像有多根手指的手一樣,蔓延開來。非洲勘探能源公司勘探許可區域緊鄰注入奧卡萬戈三角洲的主河,距離約270公里。在漫長的旱季里,這里幾乎沒有其他水源。
     
      “我把這種有節奏的變化比作心跳,”南非自由州大學環境管理中心專門研究水資源管理的教授Anthony Turton說。
     
      目前,奧卡萬戈荒野幾乎沒有隔斷,所以每年當雨季回歸時,大角斑羚會到周圍地區尋找優質食物;隨著羚羊散去,捕食者緊隨其后,包括成群的非洲野犬、獅群、獨居的豹子和獵豹。野生動物會利用整個區域,這也就是為什么安哥拉、博茨瓦納、納米比亞、贊比亞和津巴布韋聯合創立了卡萬戈-贊比西跨國保護區(KAZA)。這是非洲最大的保護區,面積超過意大利。而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勘探許可區域與這座巨大的國際公園有所重疊。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在博茨瓦納的勘探區域還包括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為“沙漠中的盧浮宮”世界遺產地:措迪洛山。這里有4500多幅原住民桑族人創作的巖畫,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1200年前。納米比亞的Khwe和博茨瓦納的Ju/'hoansi兩個社區里的桑族人把這里奉為圣地。
     
      隨著大量石油工人涌入這片遙遠的土地,以及他們帶來的金錢、道路、酒精和污染,桑族人的傳統生活方式將被破壞,挪威北極大學的社會人類學教授Jennifer Hays說。Hays與當地的桑族人社區密切合作已有20多年。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石油生產始于20世紀50年代尼日利亞的尼日爾三角洲,石油污染迫使奧格尼人不得不放棄捕魚。在三角洲南部,人們仍在為清理被污染的土地和水域而奮斗。奧卡萬戈地區的石油開發將“威脅到我們的生存,因此我們要和他們,和這家公司,坐下來協商,”奧卡萬戈三角洲科維定居點的社區組織者Diphetogo Anita Lekgowa說。
    攝影:GEORGE OSOD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因為石油的緣故,尼日爾三角洲的河口海岸線在變黑。根據納米比亞和博茨瓦納的自然資源保護者的說法,如果在上游進行大規模石油和天然氣鉆探,那么奧卡萬戈三角洲也可能遭遇類似的危機。
    攝影:GEORGE OSOD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信息混雜
     
      關于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項目,仍有一些模糊的地方,但一些重要線索正逐漸顯露出來。
     
      該公司的管理人員的多次聲明和技術研究報告(比如2020年5月的《卡萬戈盆地研究報告》)都強調,很有可能采用水力壓裂法進行勘探。非洲勘探能源公司卡萬戈盆地項目的高管層成員包括水力壓裂專家。公司的首席執行官Scot Evans是哈利伯頓公司的前副總裁,在美國有幾十年的水力壓裂頁巖油的技術和操作經驗;負責鉆井與完井工程的高級副總裁Nick Steinsberger,常被稱為“水力壓裂法之父”,他大力推廣用混合了化學物質的高壓水打開巖石的方法。
     
      在2020年2月的財經投資播客訪談中,Evans說:“我們認為這種非常規的方法成功率非常高。”根據行業標準說法,“非常規”意味著往往需要“水平鉆井和水力壓裂相結合”。
     
      10月21日,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發言人Claire Preece在回答《國家地理》雜志的問題時指出,“水力壓裂法是一種在非常規儲層開采石油或天然氣的方法。”同時,她重申水力壓裂法不適用公司的勘探許可證,并堅稱公司主要關注不需要水力壓裂的“常規儲層的碳氫化合物”。
     
      納米比亞政府表示,尚未批準非洲勘探能源公司使用水力壓裂法。該公司持有鉆探兩個初步測試井的許可證,但他們尚未允許該公司在陸地上開采石油。
     
      但在官方網站的“操作部分”,該公司稱擁有25年的開采許可證。盡管非洲勘探能源公司表示,鉆探計劃中不包括水力壓裂法,但公司的投資者介紹說,如果發現石油,他們會開發一個巨大的新油氣田,可能用到水力壓裂法。然而,其發言人Claire Preece告訴《國家地理》,公司打算專注于從常規儲層開采石油,不需要這種方法。
     
      在Turton看來,水力壓裂法可能帶來地震,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擔心,因為這里的地質活動非常活躍,這種震動可能會中斷奧卡萬戈河的流動,而這條河是當地人和野生動物的生命線。“這會帶來一個戰略問題,”他說:“即(石油)可能的好處是否超過改變這里唯一永久流動的地表水所付出的代價。”
     
      在一份關于水力壓裂法的報告中,總部位于荷蘭的國際研究和倡導組織“跨國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提出了擔憂:在用水力壓裂法開采油氣的地區,社區可能會失去對土地和水源的控制,“尤其是發生水轉移、耗竭和污染”。 
     
      納米比亞籍環境社會科學家、南非開普敦大學全球風險治理項目的高級研究員Annette Hübschle說:“這是最惡劣的土地盜竊和新殖民主義資源開采形式之一。”在非洲勘探能源公司2019年9月的投資方案中,有對鉆探過程的描述,其中可能用到水力壓裂技術,以及要在當地挖掘幾百座井。Hübschle檢查了這份方案,說:“納米比亞政府要么沒有閱讀細則,要么沒說實話。”
     
      關于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長期計劃,納米比亞的礦業部和環境部、博茨瓦納的環境部都沒有給出回應。
     
    環境影響評估違規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測試井計劃沒有通過納米比亞的環境審查程序,對此工業專家、社區團體和環保人士紛紛表示擔憂。《國家地理》邀請了三位獨立專家,評價該公司在納米比亞作業的環境影響評估(EIA)。
     
      專家們指出,EIA中缺少對動植物的物理評估,以及對當地社區和其他人、考古遺址、地下水和地表水可能造成的影響。他們表示,這項評估只是紙上談兵,沒有任何實地操作,不足以證明鉆井計劃的合理性。(盡管《國家地理》多次請求,但納米比亞政府和該公司都沒有提供這些研究報告和其他文件。)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數據,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勘探許可區域覆蓋了至少4種極度瀕危動物的領地,包括黑犀牛和白背禿鷲,以及7種瀕危動物和20多種易危動物的活動范圍,包括南非穿山甲和猛雕。
    攝影:BEVERLY JOUBERT,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納米比亞法律提供有力的環境保護,允許任何人、組織或機構積極參與這類項目的審核過程,只需要作為利益相關方和受影響方登記;在審核過程中,利益相關團體應被告知,并進行咨詢。但很顯然,負責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環境影響評估工作的私人環境評估師Sindila Mwiya,并沒有依法保護環境和社區。
     
      在10月12日發給Annette Hübschle等人的電子郵件中,Mwiya承認自己沒有遵循法律要求,登記利益相關方和受影響方。收件人要求獲得利益相關方和受影響方的名單,而這封郵件也抄送給了《國家地理》。
     
      納米比亞的《環境管理法》規定,評估應該“客觀”進行。但在整個EIA報告中,Mwiya只強調了項目的好處,并鼓勵政府批準。
     
      Jan Arkert說,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評估“不符合全面、公正、科學的調查標準”。Arkert是南非尤寧代爾的咨詢工程地質學家,有著幾十年鉆井相關項目工作經驗。
     
      “令人震驚的是,這份EIA竟然得到了授權,”前礦業環境顧問Avena Jacklin說。她證實,評估中沒有提到利益相關方和受影響方,而且“忽略了關鍵評估和專家研究……沒有給出水力壓裂法的替代技術”,比如太陽能和風能。“所有這些這份EIA中都沒有列出。”
     
      Arkert說,評估中所描述的用于儲存鉆井泥漿和水的坑太大,非洲勘探能源公司測試井計劃可能包括了水力壓裂技術,而且可能沒有完全告知納米比亞政府。(該公司否認計劃在勘探階段使用水力壓裂技術;關于計劃中可能會用到水力壓裂技術的問題,納米比亞政府未予回應。)
     
      無論非洲勘探能源公司有什么打算,測試井都需要大量水,而且會產生大量“巖屑”,即從鉆孔取出的被污染的巖石。該公司的評估稱,將從奧馬塔科河取水,這條河大部分時候在地下流動。負責為《國家地理》評價環境影響評估的兩位獨立專家Jacklin和Arkert表示,測試井所需水的細節應該得到解決,但EIA中卻忽略了這個問題,包括需水量、鉆孔數量、從奧馬塔科河的取水地點、取水對附近水井或周邊社區的影響,以及鉆井廢水的處理與處置。
     
      然而,該評估也承認,短暫的河流“在納米比亞具有特殊的生態重要性,因為這里物種豐富,生活著大型哺乳動物,對人類生存和旅游業有著重要意義”。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Preece表示,公司“將鉆一口水井,然后轉交給當地社區”,并“與他們合作,提供可持續發展的賺錢機會”。
     
      Preece說,公司正在進行“勘探,正如EIA所說的那樣,如果需要進一步勘探,將根據納米比亞國家法律和條例,進行后續EIA研究,包括水和其他環境因素”。根據納米比亞政府的說法,如果通過水力壓裂法開采石油,那么該公司要再做一次環境影響評估。
     
      關于測試井的其他環境影響,Preece稱,“鉆井液將會重復使用”,并“在場外安全處理”,巖屑也會根據公司和監管機構的要求,“在坑內做好管理工作,清洗,帶到場外處理”。
     
      《國家地理》多次詢問納米比亞的環境專員Timoteus Mufeti,為什么環境影響評估中沒有提到測試鉆井的用水問題,并請他對鉆探對當地人和環境可能造成的影響發表評論。最終,他表示自己太忙,沒有時間談論這些問題,但我們可以去他在溫特和克的辦公室,查看環境影響評估和我們要求的所有支持性文件。我們請當地記者Shinovene Immanuel前往,但當Immanuel來到辦公室后,他只得到了評估的副本,沒有任何支持性文件。
     
    對社區和野生動物的影響
     
      “當地人通過手挖井和小型手泵取水,”Arkert說:“如果這家公司導致地下水位降低,生活在那里的人無法再獲取世代賴以生存的水,會發生什么情況?”
     
      美國環境保護署估計,用水力壓裂法開采一座油氣井,需要大約568萬升水,這意味著一輛裝載1.1萬升的水車要來回500次。非洲勘探能源公司表示,最終的計劃是在卡萬戈盆地鉆幾百座井。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難題:開采石油,還是保護人類?
    奧卡萬戈河蜿蜒穿過草地,這是這片地區的生命線。100多萬非洲人靠這條河生存。研究人員和社區團體擔心,在勘探許可區域進行油氣開發,會污染和耗盡珍貴的水資源。
    攝影:FRANS LANTING/MINT IMAGES / SCIENCE SOURCE
     
      社區組織者Diphetogo Anita Lekgowa是奧卡萬戈三角洲科維小定居點的原住民領袖,大約一個月前,她才知道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計劃。自那之后,她一直與社區成員和當地其他領導人談論這個項目,以及對依賴三角洲獲得食物和水的人來說,這會造成哪些影響。
     
      她很擔心。
     
      Lekgowa說,關于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用水計劃,沒有人告訴她任何消息;她想知道,如果上游石油和天然氣開采導致三角洲水域被污染,她的社區該怎么辦。“我們從河流獲得魚和水果,所以如果鉆井污染了河水,我們不但不會得到好處,還會被殺死。”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納米比亞無法養活自己的國民。該國的農場只能養活大約70%的人口,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勘探許可區域內,有600多座農場,其中一些的灌溉用水來自奧卡萬戈河。在這里鉆探會導致本就不穩定的食物供給雪上加霜。
     
      “如果我們的水被污染,會發生什么事情?”Ina-Maria Shikongo問道。Shikongo是“未來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納米比亞分部的主協調員,“未來星期五”受瑞典活動家Greta Thunberg啟發,是由青年人發起的全球氣候抗議活動。在Shikongo看來,問題不在于水是否會被污染,而是水何時被污染。“當鄰國的生計因為納米比亞做出的選擇而受影響時,他們會怎么做?”她問道。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負責記錄地球物種的減少情況,根據該組織的數據,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勘探許可區域覆蓋了7種瀕危動物的領地,包括灰冠鶴和非洲野犬,以及4種極度瀕危動物的活動范圍,包括黑犀牛和白背禿鷲。此外,這里還生活著南非穿山甲和猛雕等20多種易危動物。
     
      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環境影響評估稱,石油和天然氣鉆探對勘探區的動植物可能造成的重大影響“可以忽略不計”。根據該公司發言人Preece的說法,“被稱為卡萬戈盆地的利益相關地區根本不是敏感地區,所有勘探活動都是小范圍的。”
     
      IUCN非洲野犬工作組的協調員Rosie Woodroffe說,生活在非洲勘探能源公司的勘探許可區內的非洲野犬,比世界其他地方的更多。“非洲野犬對棲息地損失非常敏感,”她說:“在活動范圍內任何開發活動都可能導致棲息地被破壞、退化、碎片化,給它們帶來傷害。”
     
      油氣開采和運輸會導致棲息地碎片化,切斷動物的遷徙路線。新的道路也為動物偷獵者提供了便利,他們可以輕松前往荒野。大量石油工人涌入中非,對小羚羊和水牛等野味的不可持續的需求隨之而來,對高價值物種的偷獵行為也會增加,比如大象、靈長類動物、獅子。甚至在鉆探結束,工人離開后,偷獵仍會持續。
     
      噪音也會帶來干擾。“聆聽大象項目”(Elephant Listening Project)發現,因為石油勘探和開采產生的噪音,中非的森林大象開始轉為夜間活動。同樣地,美國鳥類學會(American Ornithological Society)于2018年發表的一項報告顯示,石油開采產生的競爭性噪音導致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鳥兒改變了叫聲。
     
      “研究表明,很多做法會傷害到野生動物,”去年,長期研究水力壓裂法風險的生物學家、作家Sandra Steingraber告訴《Revelator》:“物種多樣性是公共衛生的決定因素,如果沒有這些野生動物服務生態系統,我們將無法生存。”比如,大象的糞便可以為樹木施肥和播種,它們開辟道路時,也會給其他動物帶來水源。
     
      開采石油“會威脅我們的生計”,Lekgowa說。“因為遠離城鎮,我們喝的是河水,而不是凈化過的水,如果這些人帶來的系統污染了水源,那么我們的生命將受到威脅。”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