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環境問題迫在眉睫,拜登該怎么做?

    環境問題迫在眉睫,拜登該怎么做?前副總統喬·拜登成功當選美國總統。2020年9月14日,他在特拉華州威明頓市談到了氣候變化和美國西部的野火。
    攝影:PATRICK SEMANSKY, AP PHOTO

    撰文:LAURA PARKER AND ALEJANDRA BORUNDA
     
      候任總統喬·拜登在競選中,推出了歷任美國總統中最具雄心的目標以應對氣候變化。他還表示要恢復被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廢除的環保措施。
     
      拜登計劃用2萬億美元實現2050年零碳排放,然而,如果共和黨繼續控制著參議院,那么這個計劃不太可能付諸實施。
     
      現在的問題是,拜登任期內究竟能取得怎樣的環保進展?疫情來襲,經濟停滯,都亟待處理,拜登能恢復奧巴馬時代的環境政策嗎?
     
      總部位于紐約的榮鼎咨詢公司的Kate Larsen警告說,在氣候問題方面,這遠遠不夠。她表示,需要超越奧巴馬時代的環境政策,真正行動起來,“遵循現有的科學,快馬加鞭只爭朝夕”。
     
      雖然政治分歧嚴重掣肘,但拜登還是可以有所作為。在下面這些領域,拜登可以立即采取行動,或者至少不需要國會通過新的立法。
     
    行政命令的權力
     
      特朗普政府很多改變國家氣候和環境政策的行為都是通過行政命令實現的。拜登可以用同樣的方法,撤銷特朗普簽署的部分或所有行政命令。
     
      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薩賓氣候變化法律中心的研究人員從特朗普就任總統第一天開始,就在追蹤他在重塑環境政策方面的一舉一動。他們列出了159項與環境有關的行動,這些行動不是削弱了環境保護,就是提倡使用化石燃料,或者兩者兼而有之。今年8月,薩賓中心進一步起草了一份65頁的重新規劃藍圖, 列出了拜登將如何恢復被特朗普削弱或廢除的保護措施。
     
      “所有的都在那里,”薩賓中心的執行理事Michael Burger說:“拜登會撥亂反正,會走得更遠,做得更快。毫無疑問,至少對于一些選民而言,氣候問題是推動力。”
     
      首先,拜登已經承諾,在就職第一天就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并撤銷基石輸油管計劃的許可證。除此之外,Burger說,這位新總統還可以迅速發布行政命令,恢復一系列政治倒退。其中包括以下兩項:其一是特朗普大肆宣揚的“美國優先”能源政策,目的是開放美國的沿海水域,進行石油和天然氣鉆探;其二是被特朗普撤銷的奧巴馬時代的政策,這項政策要求聯邦機構在十年內,將自身的溫室氣體排放減少40%。
     
      想要重新加入《巴黎協定》,美國必須提交新的減排承諾。但假以時日,美國會重新成為全球氣候問題的領導者。拜登還可以履行承諾,發布排名,“公開批評”沒有實現氣候承諾的國家。
     
      特朗普的很多行為把自己的政府推上了法庭。根據《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追蹤報道,到目前為止,在54起關鍵案件中,特朗普只贏得了17起。
     
      “不受法庭質疑的規則改變很少,特朗普政府大多數案件都敗訴,”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的高級顧問Andrew Wetzler說。多個環保組織曾在法庭上與特朗普政府針鋒相對,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是其中之一。

    環境問題迫在眉睫,拜登該怎么做?
    熊耳國家紀念地眾神之谷里的巖層。
    攝影:AARON HUE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很多案件仍懸而未決,而拜登的行政命令將會使其中一些失去意義。比如,特朗普要求縮小猶他州紅石之鄉兩處國家紀念地的面積。
     
      這是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公共土地保護逆轉,特朗普把熊耳和大階梯埃斯卡蘭特國家紀念地分別削減了85%和50%。此舉引起了訴訟:1906年頒布的《文物法》賦予總統創建國家紀念地的權力,而這是否意味現任總統有權推翻或限制前任總統所作的決定?(法律中沒有提到這個問題。)
     
      拜登發布的行政命令可以立即將國家紀念地恢復成原來的面積,保護這些地區不被采礦和其他資源開發行為破壞,但法律層面的問題無法解決。
     
    重寫被特朗普改變的法規
     
      拜登還可以在不經過國會批準的情況下,重寫被特朗普改變的聯邦環境法規。在特朗普任期內沒有最后確定的新規都可以被廢除。然而,已經生效的那些將繼續生效。想要改變它們,拜登必須開始制定新規章,這是一個復雜、繁瑣的過程,涉及廣泛的公眾參與,往往需要數年時間。
     
      特朗普共修改了100多條法規,面面俱到。例如他取消了洗碗機的能效標準,開放了世界上最大的溫帶雨林之一阿拉斯加州的湯加斯國家森林的一半以上的地方,用于伐木。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特朗普政府頒布了美國的基礎環境法《國家環境政策法》的新規定,這也被一些環保主義者認為是負面影響最嚴重的監管措施。這項法律要求聯邦機構思考自己的行為是否會帶來重大環境影響,比如資助或批準修建高速公路或鋪設管道。新規定把環境審查縮短到兩年內,而且各機構無需考慮對于“遙遠的”時空的影響,例如新的輸油管道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
     
      不過,薩賓中心表示,由于《國家環境政策法》的新規定沒有明確禁止考慮這些影響,拜登總統可以立即指示聯邦機構恢復原來的做法,而他的政府則要通過漫長的程序,改寫特朗普制定的規定。
     
      拜登還可以撤銷幾項關于強效溫室氣體甲烷的規定,包括恢復聯邦的要求,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必須對油井、管道和儲存地點的甲烷泄露進行監控和修復。
     
      特朗普的標志性倒退之一是取消了“清潔能源計劃”,這也是奧巴馬總統對抗氣候變化最重要的政策。這項計劃預計將在2030年前,發電廠減少3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但由于在法庭上遭到工業界和共和黨州政府的聯合抵制,計劃一直沒有生效。特朗普的環境保護署則用另一項規定取代了這一計劃:根據這項規定,到2030年,碳排放量僅減少0.7%。現在,在民主黨領導的州,“可承受的清潔能源”也被法庭擱置。
     
      拜登可以重新開始,制定監管電廠排放的新規則。不過Burger指出,這需要時間,而且也可能在法庭上遇到挑戰。
     
    推行綠色經濟
     
      雖然拜登雄心勃勃的氣候計劃可能在國會山受阻,但會得到華爾街的支持,尤其是企業在投資決策中,越來越多地考慮到氣候變化因素。僅舉一例,南方公司在東南地區開設了多家發電廠,并參與了“清潔能源計劃”;今年春天,該公司宣布到2050年實現凈碳排放量降至零的目標。其他主要公共事業公司也做出了類似的承諾。
     
      拜登宣布獲勝幾小時內,國際能源咨詢公司伍德麥肯茲發布了一份預測咨詢報告。公司猜測,華盛頓方面幾乎不會有什么政治行動,并預測“影響美國能源行業的關鍵因素可能是市場力量。”
     
      拜登可以鼓勵這些力量。伍德麥肯茲公司的美洲地區負責人Ed Crooks預測,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會受到限制,包括禁止新的租賃業務,在批準管道和出口設施方面設置“新障礙”。他還預計拜登會迅速開發海上風力發電產業;從佛羅里達州到弗吉尼亞州,特朗普政府阻止在大西洋沿岸發展風能,而拜登將會撤銷這一決定。
     
      在汽車排放標準方面,特朗普同樣推翻了奧巴馬時代的規定,包括加州有權制定自己的汽車排放標準。拜登計劃恢復二者。Crooks指出,拜登此舉將刺激電動汽車的銷售。
     
      “按照這些標準,到2030年美國的道路上將會有400萬輛電動汽車,比依據特朗普政府規定的結果多了近60%,”Crooks寫道。
     
      最后,拜登只要通過選擇內閣官員,就能大幅改變政府的基調。前煤炭行業說客Andrew Wheeler是特朗普環境保護署署長,在他的管理下,遭到煤炭公司和燃煤公用事業公司強烈反對的“清潔能源計劃”被廢除。前石油和天然氣行業說客David Bernhardt擔任內政部部長一職,負責監管公共土地,因此在任期間他不遺余力地開放公共土地,進行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氣鉆探作業。
     
      上個月,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創立了一個新的政府職位,可以更容易地解雇制定政策的公務員。科學家,尤其是研究氣候和環境政策的科學家表示,擔心自己會被針對。拜登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取消這項行政命令,讓他們安心工作。
     
    時不我待
     
      可惜的是,科學家們表示,對于在全球抗擊氣候變化過程中失去的關鍵時刻,拜登無能為力。在特朗普執政期間,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發出了越來越緊急的警告,稱阻止氣候變化向最糟糕方向變化的窗口時間越來越短。很多研究人員認為,特朗普未能解決這個問題,對環境造成了極大傷害。這也給拜登政府帶來了最艱巨的環境挑戰。
     
      “時間是應對氣候危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Wetzler說:“我們每推遲一個月行動,氣候就多變暖一個月。”
     
      哥倫比亞大學的Burger說:“我們知道,只剩下不到十年時間讓美國和全球經濟實現零排放的目標,而特朗普浪費了寶貴的四年。”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