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clzrh"></tt>

  • <rt id="clzrh"><nav id="clzrh"></nav></rt>
    <video id="clzrh"><menuitem id="clzrh"></menuitem></video>
  • <rp id="clzrh"><meter id="clzrh"><button id="clzrh"></button></meter></rp>

    <b id="clzrh"><form id="clzrh"></form></b>

  • <cite id="clzrh"><span id="clzrh"></span></cite><rp id="clzrh"><meter id="clzrh"><option id="clzrh"></option></meter></rp>

  •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em id="clzrh"></em></menuitem></rp>

    <cite id="clzrh"></cite>

  • <tt id="clzrh"><noscript id="clzrh"><delect id="clzrh"></delect></noscript></tt>

  • <video id="clzrh"></video>
    <rp id="clzrh"><menuitem id="clzrh"><strike id="clzrh"></strike></menuitem></rp>
    <b id="clzrh"></b>
    <b id="clzrh"></b>
    <rp id="clzrh"></rp>
    <tt id="clzrh"></tt>

    研究發現,巨石陣或存在前身

    研究發現,巨石陣或存在前身
    巨石陣建成于大約4600年前,可能使用了數百公里之外的古老巨石紀念碑的部分巨石。
    攝影:KENNETH GEIGER,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撰文:ROBIN GEORGE ANDREWS

      不難理解為什么巨石陣是世界上最具標志性的考古遺址之一。巨石陣是一個具有4600年歷史的巨石圈,位于英格蘭南部的索爾茲伯里平原,建造者既沒有留下明確的用途線索,也沒有留下建造者的身份線索——這些謎團長期以來一直困擾著考古學者、現代德魯伊教徒以及科幻作家和游客。
     
      最近發表在《古物》雜志上的一項新研究為巨石陣的傳說帶來了另一個意外轉折:這個世界遺產可能并非原創。一組研究人員在威爾士一處更古老的遺跡中發現了巨石陣的疑似前身。
     
      威爾士Waun Mawn遺址的巨石圈與巨石陣的規模相當,同樣與太陽排成一線,而且似乎使用了一些相同的建筑材料。不過,與巨石陣不同的是,Waun Mawn遺址幾乎沒有留存下來的巨石。研究團隊推測,Waun Mawn遺址的建造者5000年前將其拆除,并把一些重達3噸的青石運到了280公里以東的索爾茲伯里平原——這是一項極其艱巨的工作(實際上,也是不必要的)。那么,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研究發現,巨石陣或存在前身
    2017年,在試驗性發掘中,研究者注意到了威爾士Waun Mawn遺址的巨石的弧度。科學家在遺址中發現的石坑的輪廓與巨石陣的一塊青石相吻合,表明這塊青石是從280公里以外的地方被有意搬運到這一世界遺產地。
    攝影:A. STANFORD
     
      對古代英國人來說,青石“不僅被認為是貴重物品,而且被認為是其身份的重要組成部分,”倫敦大學學院的英國史前史專家、新研究的主要作者Michael Parker Pearson說。Pearson的工作得到了國家地理學會的部分資助,他認為Waun Mawn遺址的發現可能支持一個特別發人深思的假設:巨石陣的青石(以其顏色命名)是英國移民祖先的物理表征,或者是其祖先的記憶。新石器時代的英國人確實背負著祖先的期待在整個英國活動。
     
      然而,在目前的研究階段,還無法做出明確的結論——研究作者和外部專家都承認這一點。“我喜歡巨石陣的原因之一是,有很多問題可能永遠無法回答。我喜歡這種神秘感,” 拯救英國考古信托基金會的副主席Kate Fielden說,她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古老傳說中的線索?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考古學的突破性進展已經排除了巨石陣一些可能的起源理論。夏至和冬至當天,巨石陣與太陽排成一線暗示著一種天文聯系,而該遺址大量的火化人類遺骸表明,巨石陣與死者或祖先崇拜存在一定的關系。
     
    研究發現,巨石陣或存在前身
    圖為2018年的考古發掘過程中從北部視角看到的Waun Mawn遺址。這個巨石圈坐落在一座被稱為“鹿丘”的小山的一側,從西側可以看到愛爾蘭的遠景。
    攝影:A. STANFORD

    研究發現,巨石陣或存在前身
    巨石陣由砂巖組成,外圈為圓形結構,內圈為馬蹄形,圈內還有來自威爾士的較小的白云石。
    攝影:BRUCE DALE,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巨石陣并非一朝一夕建成。巨石陣的建造始于5000年前,在隨后的幾個世紀里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形狀。最終由兩種石頭組成:砂巖——20噸重的砂巖板組成的內圈的馬蹄鐵構造和圓形的外圈,以及由3噸重的青石組成的內部弧形構造。地球化學分析表明,這些砂巖來自西部森林,離巨石陣只有一箭之遙。
     
      相比之下,青石被認為是從威爾士西部的普雷塞利山運輸而來,運輸距離多達320公里。Parker Pearson和其他研究人員最近在威爾士的兩個采石場發現了與巨石陣的青石完美匹配的石頭。
     
      考古學者指出,這些青石的旅程與一個古老的傳說遙相呼應。在12世紀的巨著《不列顛諸王史》中,蒙茅斯的杰弗里講述了巫師梅林如何拆毀愛爾蘭古老的“巨人之舞”石圈,并使用15000人在索爾茲伯里平原重新建造的故事。
     
      盡管這個關于巫師奇想的奇異故事缺乏現實依據,但巨石陣的青石來自與愛爾蘭隔海相望的威爾士的事實,還是讓一些人想知道這個故事是否包含一絲真相。巨石陣的前身存在于西部地區的某個地方嗎?Pearson的團隊——包括考古學者、地質學者、航空攝影測量專家、放射性碳和晶體年代測定專家在內的一群人——無法抗拒這個挑戰,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里他們一直嘗試找出答案。
     
    尋找巨石陣的前身
     
      2010年,Waun Mawn首次被確認為與巨石陣有關的遺址,但現在并沒有多少遺跡可供參觀——只有四塊巨石組成的一個可能的弧形。2011年,考古學者使用遙感技術對遺址地表下方進行了探查,但沒有發現任何有趣的東西。
     
      出于直覺,研究團隊于2017年重返Waun Mawn遺址,在弧形的兩端挖出了兩條溝渠,并在曾經矗立著巨石的地方發現了兩個坑。“那一刻,我真的在想,哇,也許,只是也許,我們終于走上了正軌,” Parker Pearson說。
     
      然而,地球物理調查并未在之前矗立巨石的地方發現更多的凹坑。遙感技術在探查巨石陣地表之下的情況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雖然研究者在挖好的溝渠里發現了有希望的證據,但這兩種方法還是未能在Waun Mawn遺址獲得研究成果,既諷刺又令人沮喪。
     
      “沒有比試圖找到一個已經不存在的石圈更困難的事情了,” Parker Pearson說。
     
      研究團隊最終意識到,這片威爾士土地缺乏磁性礦物,也沒有任何導電性巖石,二者都是遙感設備正常工作所必需的。“現代高科技根本無法勝任這項工作,” Parker Pearson說。“因此我們不得不采用過去的方法,全部通過手工完成。”
     
    完美的拼圖
     
      經過幾個月的挖掘以及探尋土壤質地、顏色和地形的細微變化,考古學者發現了更多的坑。這些“石坑”原本是一個直徑110米的圓圈的一部分,與包圍巨石陣的溝渠的直徑相同。如果Waun Mawn遺址的所有巨石仍然矗立在原來的位置上,該遺址將與夏至的日出排成一線——同樣地,和巨石陣一樣。
     
      接下來,研究團隊選擇對Waun Mawn遺址上的木炭進行放射性碳年代測定以及光釋光測年,第二種方法能夠表明堆積在石坑中的富含石英的沉積物最后一次暴露于陽光下的時間。兩種方法共同證實,Waun Mawn遺址建于5000-5600年前,比巨石陣的建造時間還要早。

    研究發現,巨石陣或存在前身
    圖為Waun Mawn遺址一個通過發掘發現的石坑。考古學者們尋找了土壤顏色、質地和地形的細微差異,以確定這個古老遺跡的巨石曾經的石坑的位置。
    攝影:M. PARKER PEARSON
     
      但Waun Mawn遺址的巨石去了哪里呢?巨石陣中的一塊青石提供了線索:其中一塊巨石的橫截面與Waun Mawn遺址的一個石坑相匹配。此外,Waun Mawn遺址的其中一個石坑中發現的巖石碎片與巨石陣的青石相同,這種巖石被稱為粗粒玄武巖。
     
      研究者通過對巨石陣的人類遺骸的初步分析發現了化學證據,表明一些死者來自威爾士西部。將這些數據匯集在一起,一個充滿戲劇性而又出乎意料的故事便浮出水面:Waun Mawn巨石圈被其創造者拆除,并帶到了索爾茲伯里平原。之后,建造者模仿Waun Mawn巨石圈的設計,用其中的一些青石建造了巨石陣。
     
      研究作者認為這是一個很有說服力但又不確定的理論,一些獨立專家也表示認可。威爾士卡迪夫大學的考古學者Richard Madgwick說,巨石陣至少存在一個前身的觀點“很有說服力”。
     
      然而,其他專家認為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一點。
     
      “尋找證據支持蒙茅斯的杰弗里講述的故事是一種有趣的方法,但Waun Mawn遺址迄今為止并不符合我們所期待的這一時期的巨石圈,” 伯恩茅斯大學的考古學者Timothy Darvill說。“顯然,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工作來證實這些說法。”
     
      巨石陣的意義是什么?
     
      在巨石陣現存的44塊青石中,只有一塊(目前)與Waun Mawn遺址相吻合,研究團隊認為這些巨石可能來自巨石陣所在地區的多個地點。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說明巨石陣對遷徙的建造者來說特別重要,但究竟是為什么呢?
     
      對古代DNA的多項研究表明,5000年前埋葬在索爾茲伯里平原附近的人具有不同的族系起源。一些人來自威爾士西部和愛爾蘭,他們的墓穴多為石墓;另一些人來自英格蘭東部,他們的墓穴基本都是長方形古墓。“這些地區在傳統上擁有不同的生活方式,甚至是不同的葬禮方式,” Parker Pearson說。
     
      巨石陣位于威爾士西部和愛爾蘭之間,Pearson認為這個遺跡可能充當著某種統一的“中立地帶”,不同的新石器時代群體可以在這里調和文化差異。
     
      最近由Madgwick領導的研究支持了這一觀點。他的團隊在巨石陣附近的新石器時代遺址杜靈頓墻發現了大量的豬骨。研究者對這些豬骨化石進行了化學分析,結果發現來自英國各地,并在大型宴會上被食用。Madgwick說,杜靈頓墻可能是“當時的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來自不列顛群島的人們聚集在這里分享自己的經歷。
     
      新研究讓人們相信,參與巨石陣建造的人并不是靜止的、孤立的,英國布拉德福德大學的考古學者Vincent Gaffney說,他沒有參與這項研究。這些古代英國人生活在“一個靈活、互動的社會之中,并不是統一和靜止的。這個社會不僅有商品的流動,似乎還有物質文化的流動,”他說。
     
    銘刻在巨石中的記憶
     
      至于為什么這些特殊的青石被從威爾士運送到索爾茲伯里平原,就不太清楚了。不過,來自世界另一端的巨石或許有助于揭曉答案。
     
      早在20世紀90年代,Parker Pearson就與一位馬達加斯加的考古學者合作,共同研究馬達加斯加的巨石建筑,這些建筑至今仍在建造。他的同事解釋說,這些石頭建筑是敬獻給祖先的。木頭會腐爛。但石頭卻能保持永恒。巨石被用來代表死者,本質上是讓有關他們的記憶永存。
     
      同樣的情況也適用于那些威爾士青石。這些青石被安放在巨石陣,就像那個時代建造的許多“通道墓”一樣,被建造成與太陽(另一個永恒的實體)的運動連成一條直線。因此,巨石陣可能不僅是一個多元文化的聚集點,同時還是一座紀念碑。
     
      我們可能與這些人相隔5000年,但他們想讓祖先永垂不朽的愿望并不難理解。那些青石是小紀念品——照片、信件、小飾品——的三噸重版本,代表著對逝去親人的懷念。
     
      就像那些古代英國人一樣,如果我們搬家,我們也會帶走那些珍貴的崇拜物。
     
      “你帶走的是能夠代表祖先的東西,” Parker Pearson說。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